纵是少年挺拔如青竹

读书写文练字。挖坑势力拒不填坑。
priest/淮上/清和润夏/吃素。

某位lo主的图,侵删。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放个小片段儿都不是的东西。

无尽。

“那颗遥远的恒星散发出柔和的光束,穿过了几千公里的黑暗破云而出。

那束闪耀着宇宙千秋的光芒直直映在明诚眼里,他在第一时间就闭上了眼睛。

太亮了…。亮到他闭上眼睛之后,在沉沉的迷茫里还闪烁着光影,随着明诚眼球的转动摇摇晃晃洒满了他整个脑壳儿。

短暂的晕眩之后,明诚再睁开眼睛,转过头去和站在那儿极力隐藏自己存在感的男人撞上了视线。

他几乎要隐藏不住自己嘴角的笑,沉闷的笑声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儿后又被吞回去。

他的大哥大约真以为这几年的训练是喂在狗身上了。”

无尽 01

明楼几乎是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床上之人。

身边冰冷人声骤然响起,拉回他已经飘忽的神思。

“失血过多,心脏无法供血,大脑活动暂未终止,判定死亡。”

是,怎么会不死呢?一把利刃直接刺入心脏,不死就怪了。明楼这么想着,转身对着那些面无表情的监视者开口:“明诚是我亲手杀死的,现在你们也看到了,可以回去交差了?”

那些雕塑们总算有了反应,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对明楼微微欠身算是打招呼,而后一个接一个的走出了实验室。

明楼取了眼镜,露出泛着血丝的眼睛,犹豫许久才盖上棺盖,把那张熟悉的面容从自己眼前隔绝。过了一会儿后,他拿起电话,拨通一串号码。刚接通电话的刹那他就开口打断了对面声音。

“飞机备好了吗,现在我把阿诚带过来,立马飞巴黎。”


公元2156年,法国巴黎,明楼私人实验室。

他看了一眼挡在面前的人,慢慢说道:“换脑实验早就已经成功过,而且在全球已经开始大范围使用,我对这项技术有信心。”

“不行,我不同意。死亡状态下更换成功率大幅下降,即使大脑活动未终止,也有很大风险。”面前穿着白大褂的女子双手死死压着棺盖,似乎是想阻止。

“我不需要你同意,1%的希望我也一定会尝试,这关乎于阿诚性命。”他顿了顿,“以及我的坚持。”

程锦云叹气,明家倔的和头牛似的血统还真是遗传了个十成十。而且她觉得现在如果不把手撒开的话,明楼绝对会把她的手,怎么样呢,她也不知道。喏,看过明家大哥发火的,一个在国内忙着解决杀人犯,一个在这里躺着。

像这样不发火的人,被扯到尾巴肯定很可怕,她可不想见识一下。于是程锦云撤了压在棺上的手,还是有点儿不放心,叮嘱道:“手术难度太大,我想明教授你要注意精神力的分配,必要时叫我。”

明楼没说话,程锦云权当是默认了,看着他推棺进了手术室里。


几个小时后,明楼总算出来了。程锦云没敢走,一等就是几个小时,一见他这幅样子赶紧上前扶了一下。

“怎么样?成功了吗?”

明楼点点头,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在脑子里组织了好久的语言,才慢慢说道:“目前还算好,情况比较稳定,我害怕的是术后的排斥反应,又或者是阿诚的脑组织被泡在营养液里太久,以至于损伤到某个脑区也不一定。”

程锦云听着他说,拍了拍旁边那台纯白器械。“没事儿,这会帮我们24小时无间断盯着阿诚哥的情况,您可以先去休息一下。精神力耗费太多,对自己的身体也不好。”

明楼已经没动静了,靠着墙也就这么睡过去。程锦云也没说什么,起身把透明纤线挂在肩上,拉着机器走进去。


手术室里冷气开的足,裹紧了衣服也有寒气透进去。营养液装在器皿里,透明粘稠的液体如同能源一般供应躯体。

现在床上躺着的人丝毫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眉眼也已完全不是原来的模样。毕竟除了脑,这个人和明诚完全没有相同点。明诚正躺在他旁边的那张床上,安静的睡着了。不久之后,为了掩人耳目,他就会变成一捧黄土,长眠于某个地方。

不过说实话,这个捐献者的皮相倒是真不错,眉眼间的英气有几分与明诚相似,也难为找到这样的人了。程锦云这样想着,一边把许多根纤线连上,每根线都绕在一起,密密麻麻如同薄茧把人围起来。纤线慢慢扎进脊柱,屏幕上闪着心率以及脑活动的强弱,发出微微的红色光点。脊柱的立体图几乎在纤线悉数埋进之后立刻显现。

“身体不错,脊柱挺直无弯曲,心脏供血充足,骨骼肌也都强韧。就盼着别出现什么排异反应,否则全都要疯。”程锦云自言自语的拖着图检查,略略看完后也就关了按钮,退了出去。


几天之后,明楼坐在花园中心的亭子里喝茶。今年的雨前龙井,茶香混着刚刚下过雨的青草味,漫了整片区域,微风拂面倒是惬意的很。

有个人穿过花田。拉了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明楼没停下手上动作,继续泡着茶,整张脸在烟气里不甚清晰,声音倒是传了过来:“怎么,你想起来你叫什么了吗?”

那人倒是靠在椅背上,晃晃悠悠的翘起了二郎腿:“没呢,急什么。你们都没急我也不急。”

脑活动一切正常,没有排斥反应,照理说没什么问题。明楼没说话,把所有可能性在心里默默排了一边,丝毫没发现身边之前还坐着的人走去了花田。

当他被叫过去的时候,青年站在花田边缘,白衬衣穿在他身上有几分以前的味道。他背对着明楼,半晌才说道:“这花很奇特,挺漂亮的。”

明楼这才走近,低头看着那几朵盛开的玫瑰:“是,外圈花瓣为黑,内里全红。这是不久之前才诞生的新品种,基因片段的转移很费劲。不过总算没有辜负,它很漂亮。”

青年睁开眼转身看他:“那名字呢?”

明楼望着远处,层层叠叠的黑色花苞散开来,将黄昏的天际也染了。“鸦红。”

青年一愣,转而笑起来,脑中记忆一闪而过,堪堪抓住了一抹星尾。青年掺了星辰的眸子看向明楼,狡黠的笑意几乎从言语中溢出来:“我想我知道你叫什么了,这位先生。”

明楼避开茎上的花刺折了一支——虽然可以移除这一片段的基因,可是没了刺的玫瑰就像没有没了发光器的萤火虫,致命的吸引力被剥夺了,那也就没什么可欣赏的了。“哦?说说看。”手里的鸦红对着青年露出温柔的微笑。这是一个好兆头,记忆一旦出现一点,接下来的很快都会恢复。

青年眨眨眼睛,用明诚以前最惯用的,标准而又略带一点卷舌的法语。

“Min Leu.”





b脑洞无限大奈何文笔烂(。这个连载天使们看吗?看的给我报个信儿。觉得好的卖个安利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写了(。
最后法语我编的,正解法语是Bâtiment et。

致翩翩逐晚风和她的同道者们:你们不是文人,而是文化的小偷

时生:

晟祈_憬彼淮夷:



长微博作者即被翩翩逐晚风盗图辱骂威胁的@时生




完整版挂人记录,如有不服尽管来撕




我手机客户端不能艾特,你们谁帮个忙艾特一下盗图狂翩翩逐晚风小姐。


知乎:目前为止你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自行 | 明诚
脑补 | 没钱,抠门,怪上司。
头像 |

谢邀,这里就不圈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邀我回答这个问题。哦我懂了,你们说的是去巴黎的那次。不过这么说来,那时候的确是我到现在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时候了。

最近正好不是那么忙,既然你们要听我就唠唠嗑。

其实本来是先生一个人去巴黎的,后来大姐也就随口问了我一句,“阿诚啊你要不要和你大哥一起去巴黎?”

大姐问我的时候没太反应过来,毕竟我是没想过要和先生一起去的。结果我还没说话先生就说了一句,“带阿诚吧,也该让他出去开开眼界,他也不会给我惹麻烦。”

然后莫名其妙就上了飞机。等坐在座位上的时候,才慢慢反应过来。往左转是捧着本书慢悠悠读着的先生,往右转是白皑皑的云,蓝湛湛的天。满足吧,用当时的想法就是,吃了好多麦芽糖的感觉。

-----------------首更-----------------

看到评论里好多人问麦芽糖是什么。难道现在你们都不吃?就是那种一团一团的黄澄澄粘粘的用两根棒子缠一起的那种糖,你们真没吃过?

偏题了,继续。

下飞机之后,兴奋的到处看。没敢到处跑,就是怕惹麻烦,所以只能东张张西望望,那时候还小,对什么东西总归都是好奇的。

然后就是痛苦的倒时差。虽然只差6小时,但是倒时差还是挺不容易的。下午就有点昏昏欲睡,然后结果凌晨的时候醒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然后跑去大哥房间看他,也和我一样没睡,但是他在书桌边上写东西,不知写些什么,也没敢去打扰。

还有就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外国人基本都是吃的生冷食物,早餐也就牛奶面包,有的时候还不热,就冰冰凉的进肚子里,不习惯。

在上海的时候毕竟早上有热腾腾的粥喝,也不是说热的冷的之类的关系,就是习惯吧。一点一滴渗进你的生活你的日常里,平时没感觉,但是一离开他就是不舒心。

这就开始自己动手了,厨艺也是那时候锻炼出来的。说来也怪,先生样样都好,就是烧菜方面一窍不通,大概这世间没有完美的人。于是重担就落到我肩上了。

想了想那时候先生这应该算奴役童工。

等一下。

-----------------二更-----------------

前面来了个电话,有些棘手的事情,去忙了。现在才有空来更新,抱歉。

你们别催我,好歹年纪还不算太大,这事不会忘的。况且手机基本上也都在身边,看到也会想起来。

回到正题。在巴黎不比上海,不是每时每刻都可以买的想买的东西的,肉啊什么的有时候也是没有的。所以要吃点家乡菜真不容易。但是我也是尽量要买到一些的,不管什么都好,总是要给先生一点安慰的。偶尔改善个伙食,其实就是买到肉的时候,会烧点红烧肉,但是没有冰糖还是少点了味道。

说到这个,记得有一次放学和先生一起去买菜的时候难得看到了咸肉,特别激动的抢了一块过来,买了点笋回家炖了点腌笃鲜。当时开心了好几天。当时是真的开心,很纯粹的开心。

你们别鄙视我们,在异国他乡吃到最喜欢的家乡美食,那种幸福感和满足感是无与伦比的,有种可以触摸到上海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先生去巴黎回来的时候没有瘦了一圈的关系。

-----------------分割线-----------------

不瞒你们说,我也被我自己说的馋了。

当然没有那么轻松,去巴黎又不是去旅游又不是去度假的,主要的任务还是去读书。每天也就三点一线,没有朋友,偶尔有一起做研讨的同学,打招呼也就是点头就过去了。

休息的时候会和先生一起去塞纳河边上坐个一下午,话也不多,两个人就坐在河边的长椅上,轻风会带来很清爽的青草的味道,还有水边独有的清新,挺舒服的。

巴黎的气候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和上海相对的,春夏还是很干,秋冬淅淅沥沥的就是下雨。最不开心的估计就是这个,天冷还下雨,本来就裹的严实还要撑伞。一直没怎么习惯。

不过也有点好处,春天踏青特别舒服。不得不提,那里的公园情调景致都是很不错的,所以一到春天柳树抽芽的时候会拽着先生去公园踏青。两个人就歪歪扭扭的骑着脚踏车,漫无目的在公园里乱逛,偶尔会逛到有小情侣谈情说爱的,偶尔也会看到有垂暮老人在那里牵着手晒太阳的。骑累了就下车推着走,在河边风会有点大,水面上的波纹一荡一荡。

还会和先生大咧咧的躺在草地上数云朵看鸽子,偶尔会开玩笑然后两个人像什么一样笑的滚来滚去。笑完了之后再躺回去呼呼喘气,天上的白云还是那样,有的时候会变成不同的形状。

秋天么就直接去钟楼那里踩地上的枯树叶,脆脆的声音可以踩出一首歌来,先生也会捡几片回去做书签。累了就直接瘫在长椅上,毫无形象可言。还有一次忘记带伞了,这雨突然就下下来了,噼里啪啦躲都来不及,然后就和先生飞奔回公寓。幸好不是很远,回到家里的时候两个人都淋成落汤鸡,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子都能笑出声来。

笑完之后就开始狂打喷嚏,我再去熬点姜茶,两个人就捧着杯子。对面的先生呆乎乎的看杯子里的热气,我就透过窗户幸灾乐祸的看街上的人跑来跑去。

对了,巴黎晚上星星很多是真的。基本上晴天就可以看到亮闪闪的挂在天上。吃完饭之后会出门散步,一抬头就是漫天的繁星对你眨眼睛。晚上的风有点凉,但是能看好久好久,脖子酸了才会动一动。还画过一副画,只是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现在想想那些回忆还是蛮开心的,怎么说呢,不像巴黎的气候那么干燥,反倒像是巴黎春日午后的太阳,暖洋洋的,能直接照到心里去。

-----------------分割线-----------------

那时候住的是灰顶红瓦的小公寓,有上海那种老式洋房的味道,也有巴黎独有的特色。

不大,但是很整洁,衣帽架之类的大哥都会每天收拾一下,看着心情很好。厨房这块地方基本上是先生禁区,鉴于他已经把厨房烧了不止一两遍。偶尔时间来不及他才会进来帮我切切土豆切切胡萝卜,卖相也就不说了。本来不想让他来,但是每次看他兴致勃勃要帮我也就没敢打击他。

住的地方也很安静,天稍稍有点暗就不太见到人了,只能听见风吹进楼与楼之间的呜呜声。在阳台上也有点花花草草,是有一次和先生一起去市场里逛的时候看中的,巴黎人爱美也爱花,基本家家的阳台上都会养几盆鲜艳的鸢尾百合,看着心情也好。后来买了几盆放回家里,每天浇水看着它抽出花骨朵然后慢慢打开花苞。

生活也就这么简单,读书,吃饭,偶尔出去踏青。大多数时候就窝在家里看书,我看书有时候会睡着,一觉睡醒先生还是在看书,外面天已经暗下来了,他就开一盏桌灯,暖黄的灯光衬着,看一会我就去做菜了。

大概就是这点吧,絮絮叨叨说了那么多。总之在巴黎的时候很值得怀念,令人眷恋的。

以至于刚回上海之后高强度的工作和压力简直要崩溃,还是苦了大哥。

私信我会一个个回,就是有点慢。评论我也都认真看了,谢谢观看。

编辑于xxxx年xx月xx日。
禁止转载。

b大概就是混乱的把在巴黎的时候的事说了一遍,对,没了。

知乎:暗恋一个优秀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

知乎:暗恋一个优秀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

自行 | 明诚 △
脑补 |新政府秘书处明诚。 5413
头像 | ▽

首先依然谢邀,@明小台帅破天际 看来小少爷最近很空。

开始正文。

先来说说我们第一次见面吧。那时候他是高高在上的明家大少爷,而我只是一个仆人的孩子,或许说是一个仆人捡来的孩子。

再遇到大哥之前这几年的记忆很模糊,应该是过于不堪过于可怕,在我的潜意识里把这段过去给隐藏了。抱歉,我没办法撕开这道口子。

唯一清晰的记忆就是,明媚阳光从先生的身后照过来,他蹲在我的面前,向我伸出手。那双温暖干燥的充满力量的手,和那张带着阳光的笑容,可能是我看到过,最美好的笑容。

接个电话,等一下再更。


-----------------首更-----------------

工作到很晚,忙到现在才来更,谢谢你们的评论。还有,你们不要太激动了,打开软件的时候卡了几分钟。

既然要听听我初到明家时候的故事,那就满足一下你们的要求吧,也算给你们的福利。
那时候我到明家大概是6岁左右,据我大哥描述,那时候我性子特别怕生,一点都看不出来现在的样子,可见是明家的风水好。那时候大姐还拍着大哥的肩膀说,阿诚这孩子被桂姨折磨了这么多年,你要好好待他之类的话,大哥也都一一笑着应下了。

的确,大哥和大姐待我是极好的,那时候我基本上不敢相信,我能过上这种生活。在明家我才感受到了一个真正的家庭该有的温暖与欢笑。大哥空闲时会教我许多知识,顺带一提,他看书的时候是任何人都打扰不了的,认真的神情配着昏暗灯光,纵使少年的眉眼还没张开,但是已经可见日后的俊朗。

其实躺在偌大的床上,恐惧吧。毕竟在我原来住的地方能睡在床上已经是奢望了,更何况是明家的床。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大哥可以放轻的声音说怎么那么晚还不睡,觉得就突然放松下来了,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想想可能这就是依赖。

总之童年的生活就这么很平常又十分温馨的过去了,白天和先生读课本,休息的时候还可以听年龄尚小的小少爷吵吵嚷嚷,大姐在一旁宠溺又无奈的眼神,构成了我的一个童年。

到现在还是很谢谢明家的所有人,没有他们一定就没有今日的明诚,明家于我的恩情,一辈子也不敢忘。

那时候对大哥只有很单纯的感恩依赖之心,长兄如父,他也很优秀,那时候的我难以望其项背,所以敬畏之心肯定有的。

太晚了,还要工作,明天有空更新。

-----------------分割线-----------------

不好意思啊差点忘了,今天还是小少爷来提醒我说阿诚哥你还没更新呢,这句话说的幸好大哥不在。

你们别去给小少爷发私信啦,有什么问题在评论里问我,我会挑几个问的多的问题解答的。

都要听去巴黎的事情,我就来说说吧。

一开始其实我是不去巴黎的,后来大哥和大姐说我课业好想把我一起带上去开开眼界,大姐一想也就答应了。

这段感情也是在飞机上发芽的。转头就看到先生闭眼休憩,修挺鼻梁上架着那副金丝眼镜,阖着的双眸里装着星辰大海,配着身后的白云蓝天,那副画面就硬生生的闯进我的脑海里。

可能就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喜欢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吧。没什么好接受不了的,喜欢一个人是不分多错的,总之当时就用这句话把自己给糊弄过去了。

喜欢上一个优秀的人会增加自己的自卑感,这点没法否认。但是同时也给了自己更大的进步空间,至少于我是这样的。

每天看着先生认真读书的那股子气,就会更加努力的去赶上先生。那时候我的法语成绩挺优秀的,因为每天和先生跑进跑出的,一则不想给他丢脸,二则想赶上他。

先生太过于优秀,睿智,以至于在他身边的人都会被他不由自主的吸引去目光,这也正是先生最大的魅力所在。只不过我没想过我自己也会被牢牢吸引住。

其实在巴黎的生活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悠闲,空闲的时间有限,平时课业也不算轻松,有的时候也会熬夜。这种时候大哥带的咖啡就派用场了,基本上都是他来煮咖啡。可能大哥的做菜技能全部加到了煮咖啡上面,浓香醇厚,和他一样。

平时放学了也没有很多朋友围着我们走啊什么的,我和先生都属于那种不太善于社交的人,现在在官场上的那些招数都是后期培养出来的,在巴黎的时候我只有几个一起讨论课题的朋友,点头之交罢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和先生讨论今天讲课的教授头发没梳好,今天的课题一定是教授在梦里做到的有感而发才出的,今晚吃什么要不要带点肉回家之类的,没有营养的话题,大哥有时候也会跟着我胡诌几句。

周末了或者学校放假了我们就会去塞纳河畔散步,看着河边的金柳摇曳身姿,顺带着讨论一下什么时候回家看看大姐。偶尔也会去钟楼看看,看着时针孜孜不倦的走着也是一种享受。大哥这种时候总会感慨说,阿诚啊你看时间走的那么快,很快我们就老啦。我回答说那我们以后就一起在院子里晒太阳,然后两个人就没心没肺的笑,秋末微凉的风刮在脸上,也把大哥的笑刮进了我心里。

小少爷不知道又在房里闹些什么了,我去看看。

-----------------分割线-----------------

…你们猜小少爷在闹些什么?

他和我说看到我们在巴黎的日子过得舒心,简直到了虐狗的地步,还说他的心好痛啊,以后也要找个超级漂亮的女朋友秀给我们看云云。吃不消他。

说到哪里来着?哦,在巴黎的事情。

在巴黎待着的日子其实是很平和安宁的,我一直向往着那样的生活,也想着到抗战胜利之后可以再回去看看,看看我和先生去过的那些地方有没有变过,看看钟楼外面的墙是不是又被茂盛的爬山虎爬了满墙。

回到上海之后的生活和那时候还说相差很大的,以至于一开始我没有适应。工作和学习的差别还是蛮大的,学习只要一门心思的搞学问就行了,工作上可不行,而且是在新政府那样的地方工作。大哥这人吧不擅长这种东西,大任自然落到了我头上。后来就逐渐养成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也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等等,我怎么闻到一股子糊味?我去看看。

-----------------分割线-----------------

我跟你们说我前面看到了一辈子估计看不到几次的奇迹。先生亲自下厨,虽然情况很糟糕,差点把厨房砸了,但是这份心还是要肯定的。有这份胆魄去厨房,先生您也是挺厉害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巴黎我没让他下厨的原因,我们住的洋房可贵,他不心疼钱我还心疼呢。

还有啊,你们的评论走心吗?怎么几分钟就可以刷几百条?现在年轻人的手速真是不敢恭维。

好了继续。

你们问题真多,为什么会回上海啊。这个问题我可没考虑过,先生说的,国难当头,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回去。

我也是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另一个原因就是我没有办法放他一个人回来。毕竟国内形势大家都知道,可能每次都是最后一次见面,只能说,在我或有限的生命里我还想多见他几面。而且我放不下心来,你说新政府是什么地方,豺狼虎豹都聚集在一起的地方,我跟回来至少还可以帮他打打官腔,帮他减轻一些负担罢了。所以我也就跟着回来了。

刚落地,他还一脸满足笑的和我说自己国家的土地就是不一样,踏着都觉得安心。虽然先生这样说有点夸张,但是事实的确是这样的,生活在外面那么多年,说不亲切是假的。

当然,你们也可以认为喜欢一个人觉得他说的对的也是对的,说的错的也是对的。

-----------------分割线-----------------

后来的事情不说你们也知道了,刚回国的时候大姐对先生的怀疑我也是看在眼里的。这时候我其实很想帮先生扛一扛,哪怕是一天两天,让他休息一下也好。每天对着外面那群妖魔鬼怪要陪着笑脸,到家里还要面对自己大姐的质问,还有那么多文件,明里暗里的暗箭,压力绝不是一般的大。

好几次他趴在桌子上台灯亮着都能睡着,眼眶下面一层淡淡的乌青,看着心疼。精神紧绷到风吹开窗帘的声音都可以把他吵醒。好几次想叫他去床上睡,可是还是不忍心吵醒。

挺恨我自己的,没有办法替他分担更多,在他肩上的责任比我重太多太多,要是换了我我甚至可能会崩溃。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那段黑暗的时期的,现在想想还是心疼。

那时候我就想啊,只要我明诚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那些子弹打中先生,擦过他的衣服也不行。他死了,我也绝对不会苟活。

想想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死在一起,或者帮他挡子弹,还挺值的对吧?

现在也是。能和先生一起站在黑暗里,知道他的身边有我,就很好了。我希望能陪先生看到阳光,并且从黑暗中走出来活在阳光下。如果一定要留一个人在黑暗里,那一定是我。

今天累了,明天再更。

-----------------分割线-----------------

吓死我了…评论也太多了吧…没有开虐啊,这不是说暗恋一个优秀的人的感觉吗,当时我真是这样想的啊。

而且除去我对先生的喜欢,作为一个把我从地狱里救出来的人,我也应该做这些事情。再除去这份恩情,作为他的秘书,这是我的职责。所以不管怎么说,我都该做。

不过令我庆幸的是,这个我暗恋了很久的,优秀到遥不可及的人,他和我表白了。

我终于有足够的理由去好好的保护他了。

谢谢看完的你们,也祝愿你们和你们所暗恋的优秀的人可以在一起。

以上。

禁止转载

b好了,基本上这次是大改。应该是我加了很多感情吧。崩的话还请多多见谅。
b谢谢看完的你,如果可以的话评论提建议,或者使劲夸我。























知乎:被暗恋很久的人表白是一种什么感觉?

知乎:被暗恋很久的人表白是一种什么感觉?

自行 | 明诚 △
脑补 |新政府秘书处处长明诚。 5413
头像 | ▽

首先谢我家小少爷@明小台帅破天际 邀,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幸好大姐和先生没有知乎,否则我就…

其实一开始先生把我从那个女人手里救出来的时候,我对他就是感恩之情吧,没有夹杂其他太多的情感。

长兄如父嘛,那时候我的确对先生就是弟弟对哥哥的依赖和喜欢。

什么时候开始发现我喜欢先生的呢…去巴黎的飞机上,一个神奇的地点吧。先生在我旁边睡着了,然后我就鬼使神差的看着他看了好久,还想着他怎么那么帅之类的…这么羞耻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只知道那个时候脑子里就直接跳出来几个字:我喜欢他。

发现了这份感情之后我也没敢说,那时候在巴黎学业还是挺重的,然后就开始用学习麻痹自己,还告诉自己不能这样。

事实证明这是没有用的。然后你们也知道了,我就开始了我的暗恋之旅。

我先去上班,晚上再更。

-----------------分割线-----------------

没想到我还没开始说就那么多赞了,受宠若惊。你们别急啊,听我慢慢说。

在巴黎那段时间还是挺焦躁的,毕竟身边只有他一个人,没人给我分散点注意力。好死不死,他还每天晚上给我补课,整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来二去的就越来越喜欢他了。

之后学了画画,我就偷偷开始画先生的画像,有空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然后藏在一个上了锁的柜子里…听起来是不是像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做的事情,那时候的确情窦初开啊…暗恋嘛,当然要悄悄的。想想当时还是挺好玩的。

就画些他写字的时候啊,还有飞机上睡着的时候啊这种的,基本上那时候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很帅的…

其实当中的事情就和所有普通人暗恋的事情和心理是一样的。觉得挺啰嗦的,就不一一赘述了。

等一下,先生叫我去泡杯咖啡,回来再更。

-----------------分割线-----------------

我回来了,继续更。

转折点来了,那时候已经到上海工作了一段时间了,我暗恋先生也有四五年了吧。

没有你们想象的很浪漫的那种什么找我吃饭啦,点个蜡烛和我表白之类的,那些事情对于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太幼稚了。

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晚上了,他那时候应酬喝了好多酒,然后我就载着醉熏熏的他回家了。晚上路上还是挺安静的,车里也只能听到我们俩的呼吸声。然后他就很自然的开口了,“阿诚,我喜欢你。我们试试吧。”

那种感觉就是一个小孩子一直想要吃的糖葫芦突然有一天爸妈买给自己吃了的那种感觉。或许这个比喻不是很恰当,但是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大概差不多吧。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几乎毫不犹豫的就说好啊。然后我能感觉到后面那人愣了一愣,想象一下他当时的表情。然后过了很久,他就问我,“你…就这么答应了?”然后他就笑了…我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之后他和我说那天根本没醉,装成醉醺醺的样子是因为万一被拒绝了,可以直接说自己喝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太有心机了,姑娘们以后千万别找这种人,让我替你们下地狱好了。

他还说这是他做的最没有把握的一件事情。看来不管多精的人在这种事情面前智商都降的厉害。

这个就算回答完了吧…

-----------------分割线-----------------

一下子就破3000赞了,谢谢你们看我的回答,自认为写的不算很好,挺普通的。

评论里有好多人说想看看我们的日常,没你们想象的甜蜜蜜。

因为身份的关系,我和先生在白天是不可以像正常情侣一样牵个手啊看个电影啊什么的。晚上到家之后聊会儿天就很不错了,我们也挺满足的,毕竟现在也不是什么和平年代,不适合谈情说爱。

接个电话。

-----------------分割线-----------------

忙了一天,你们的评论我都看了,有什么问题也都尽量解答了。

今天先生问我说为什么最近小少爷看他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吓出一身冷汗。被他知道了那还得了…

你们说我们挺辛苦的,是挺辛苦的。可是辛苦的很值得啊,为了国家和民族。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们满足于现状,我也很开戏可以和他站在一起,不管是黑暗和光明,能站在一起就很好了。毕竟人不能太贪心,你说对吧?

太晚了,明天继续更。

-----------------分割线-----------------

情人节礼物啊…我没想过他会送这种东西,但是没想到他真的送了。不是玫瑰花这种,就是一只钢笔,前几天我钢笔坏了,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他记住了,感动。

我还没想好送他什么礼物,要不送他一瓶墨水吧,正好和他送我的配一对,哈哈。

---------------最后一更---------------

其实并没有什么内容。

总之谢谢点赞的你们和评论的你们,祝福我都收到了,也谢谢你们看我叨叨了那么久,日常的话以后你们想看,有空我会继续更的。

最后再次感谢。

禁止转载。
b撸完了,个人觉得没把我的脑洞很好的撸出来…因为当中很多事情打断了思路…
b可能在很久之后还会撸一发修正版,谢谢看完的你们。